志愿者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志愿者风采>>在索玛花开的地方

在索玛花开的地方

添加时间:2015-12-25访问次数:

  研究生支教团的支教工作是一个传承了十余年的长期项目,在支教地宁蒗彝族自治县的教学和下乡帮扶工作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并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对于为期一年的支教生活而言,应当做到的不仅仅是对于传统和既定工作的传承,也应当有一定的改进和拓展,力所能及的对支教地的教育工作以及学生成长做出自己的贡献,因而对支教工作进行归纳整理并制定相应的计划是必不可少的。


  首先在教学方面,应当发挥高校学习的经验和优势,将更行之有效的教学手段带到相对贫困地区的教学工作之中来,为服务学校的教学和学生组织工作增添一份新的可能性。例如使用和推广课堂幻灯片,在课堂教学中采用专题化和模块化的结构,一定程度上更好的调动学生课堂积极性,帮助高中学生更好的适应初高中之间的变化同时为迎接高考这一人生重要节点打下基础。同时更重要的是要向当地老师学习和探讨,在实践中摸索更为适应当地教学情况和学生学习能力的教学方法,不断提高对课堂的把握能力并且加深对知识的剖析深度,在课程教学这一本职工作方面力求精益求精,让学生学有所得。


  在对待学生生活方面,不仅要做一名严师更要做一名益友,对学生的生活困难进行力所能及的帮助,对学生的思想认识偏差进行及时有效的纠正,同时要对学生的一些不利于自身未来发展的决策进行劝导。例如有一名高三的学生有机会参加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民族自主招生政策,高考超过一本分数线即可被哈工大录取,但是她和父母都认为黑龙江距离云南比较远因而想放弃参加自主招生的机会。作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在宁蒗一中的支教教师,及时地与这名学生和学生家长取得联系,向他们劝导应当给孩子更大的发展空间的理念并说服了他们,最后这名学生到昆明参加了考试并成功的通过了笔试和面试,现在这名学生已经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
  在和学校领导老师的沟通中发现,高三学生在填报志愿方面有着很大的不足,虽然宁蒗县已经改革为先公布高考分数而后填报志愿的模式,但是仍然会有很多学生因为对大学以及专业的不了解没有录取到非常理想的高等学府。所以支教团成员计划和校领导以及高三年组老师商讨开展面向高三年级的讲座,让面临高考志愿选择的学生可以更多的了解国内不同梯次的大学以及各个专业的学习内容以及大致的就业方向,尽可能让学生们能够在比较心仪的学府和专业中度过大学学习生活的时光。


  在学校的日常生活方面,最初入驻支教服务地的时候面临了很多急需解决的生活方面的困难,其中最主要的是在学校的宿舍住宿问题,经过宁蒗一中校方的帮助以及支教队员的努力之下得到了解决。原本有漏雨情况的宿舍换为了学校里的教工宿舍,但更换之后的宿舍是没有任何设施的清水房,需要队员们齐心协力进行很大力度的整顿,例如积灰的地面需要清理、没有厨具需要重新置办、原来宿舍的床和柜子需要搬到新宿舍等等。在民族中学的支教队员的帮助下经过了近一周的整理,第一中学的新教工宿舍变得焕然一新,无论是住宿的房间还是公共办公室的环境都相比之前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也是宁蒗支教队员开始克服困难开展支教活动的一个标志性的起点。
  在承接团县委工作方面,积极和学校以及县级团组织联系,认真完成团组织交付的工作任务,致力于拓展团组织工作和团宣传影响力,争取把工作落到实处,下乡参与宁蒗县各个乡镇的小学以及初中的活动组织开展。之前几年的支教团已经建立起了比较完备的下乡和活动基础,例如向乡镇小学在读学生捐赠衣物、向乡镇初中在读学生捐赠字典等,今年还开展了面向贫困学生的实现梦想活动,让社会上更多有爱心的人用他们力所能及的方式为贫困地区的儿童伸出援助之手。此外,针对贫困高中生的一对一资助通道也是团县委所重点关注的项目,支教队员会定期与团县委领导和负责人对这些受到资助的学生进行考评,同时也鼓励他们在学业上取得更好的成绩。
  2015年高考结束之后,宁蒗县两所高中的大多数学生都以较为良好的成绩考上了高等院校,其中两名学生被北京大学录取,也有很多学生收到了重点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对于一些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学生,团县委为他们向云南省申报了贫困学生的补助,支教队员随行与团县委领导到这些困难学生的家中进行了实地考察。很多困难学生家中都有年迈的祖父母需要赡养,个别学生的父母还有身体上的不便导致了家庭的收入十分微薄,还有一些学生家中的经济条件不足以负担超过一个孩子的读书费用……这些情况在考察过程中都做了详细的记录,对比较困难的学生家庭采取比较直接的帮扶政策,争取让每一名考上大学的孩子都可以接受高等教育,不会因为经济原因阻碍山里的孩子走出去的路。
  选择到云南来支教是一直以来的想法,正如哈工大周玉校长所说的,当代大学生不仅要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也要有天下兴亡我有责任的时代担当。支教是一种付出同时也是一种成长,既然选择了就无怨无悔,既然去做了就尽心尽力.用一年并不长的时间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不止是研究生支教团的一个口号,一年的工作和生活会用时间的烙印去证明这更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